安陆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天戏 第一百零七章 不会来的未来

发布时间:2019-09-24 17:45:47 编辑:笔名

天戏 第一百零七章 不会来的未来

九鼎大墓按九字真言排列,每一大墓里都有其字演化而来的考验,只有通过考验的人才能走出大墓通往最终的主墓。=乐=文=ls520叶醉与东沫儿为情愿替对方去死通过了考验,而道袍老人也没有可以刁难他们反而替叶醉治好伤令他与天罪剑魂彻底融合为一体,自此天黎再无天罪,只有叶醉!

随着老人柔和的声音落下,地宫突然扭曲,每一面石壁似乎都是幻象模拟构成的,不停变化的场景令叶醉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最后当一切景象都停止时叶醉发现自己身边多了三个人:荒君渔、西门xiǎo楼、灵希。

从荒君渔他们脸上茫然的表情就可以知道,他们对刚才发生了何时一无所知。不过众人似乎都见过道袍老人一般,对他的存在都没感到任何奇怪,众人相视一眼,洒然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平安无事就好!

“三个问题

天戏  第一百零七章 不会来的未来

,只要我这残破的记忆能够回答的都会如实告知。”老人温和的説道,与之前的面无表情判若两人。

“赤炎道人留下的是什么宝贝?”荒君渔与西门xiǎo楼他们互看一眼,他们为夺宝而来最重要的事当然是要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而努力拼杀。

老人轻轻摇了摇头,説出了一个令荒君渔等人极其震惊的回答:“什么都没留下!”

“怎么可能什么都没留下,如果主墓室什么都没有大家为什么挤破脑袋往这里来?”叶醉不甘心啊,差diǎn把命丢在这里竟然为了一个空墓室他怎么能甘心?

“这算第二个问题,要回答吗?”老人直接堵回叶醉的抱怨,听到自己随意吐槽也算一个问题叶醉赶忙闭嘴,如此宝贵的机会可不能浪费。如非老人施展逆天手段修复自己剑骨,叶醉还真会认为老人在信口雌黄忽悠他们几人呢。

“你是谁?为何会替赤炎守墓?”荒君渔继续问道,老人的强大让荒君渔想起了荒离,而老人仅仅只是一道虚影就如此厉害,远古时期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荒君渔大为好奇。

“岁月早就遗忘了我,我已忘了自己的名字。”老人微微抬头虚望着天,眼里掠过一丝悲凉,时间才是能够摧毁一切的最强力量啊!

“九字真言大分九墓,每一墓都有一个守墓者。我们会忘记曾经过往的种种因果却始终记得赤炎给我们留下的考验,能够破解九字真言的人都会得到裨益,在你们修行道路上留下不可磨灭的道。”老人继续説道。

荒君渔等人在细细品味老人所説的话,许久之后似有所得。他们还剩下最后一个问题,是由西门xiǎo楼出声问道:“坠入龙渊能够活下来吗?”

还在沉思的荒君渔瞬间惊醒,他没想到西门xiǎo楼竟然问出这问题。是的,这个问题荒君渔也曾无数次的问过自己,纵使天下所有人都告诉他龙渊万丈有死无生荒战已经死了他也仍旧不会相信!在荒君渔心中荒战从来都活着,他不相信传説!可就算他从来没对任何人説过这个包括荒离西门xiǎo楼,可西门xiǎo楼看在眼里,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摆在眼前又如何能够放过呢?

“龙渊啊?”老人若有所思,不一会儿开口用确定的口吻説道:“龙渊万丈,有死无生!”

荒君渔原本提到嗓子眼的期待一下子像是坠落龙渊一般,呆滞的双瞳依然散发着不相信!他不自觉的退后两步若不是灵希及时扶着荒君渔恐怕要绊倒后面的石阶摔倒。

“四大绝地远古有之,我修为低下也不尽知。如若有一天你们能够进入戏天境,放眼天黎只有举头苍天才能够对你们造成威胁,到时天黎对你们将没有秘密!”虚影老人似乎是为自己的之前的回答有些没底气才解释一番,却招来叶醉的一番大骂:“我説老头!你不知道就説不知道!我们不怪你!瞎説什么啊?”

老人没在意叶醉抱怨,反而嘴角勾起一抹苦笑:“远古后天地法则变了,天黎再也不可能出现神圣领域更别説戏天境强者了。”

“不!天黎已有神圣领域强者!”灵希出声説道,她知道荒离就是神圣领域的强者,成为天黎大陆远古以来第一人!

“什么?”老人第一次在众人面前露出震惊的样子,双眼瞪得老大飘长的胡须无风自摆。很快地老人将目光锁定一旁的xiǎo黑,眼神复杂的看了许久后説道:“想不到竟有如此神通,想不到啊!”

话音逐渐消散,道袍老人的虚影也愈来愈模糊直到再也见不到,留下一脸茫然不知其意的众人和一道散发着红色氤氲的石门。

“我看这老头説的话是一个字都不能信!”叶醉见到比起之前已缓过神来的荒君渔説道:“连天地禁制变了都不知道还一副无所不知的高人样子!”

“前方那道门应该是通往主墓室,我们还要去吗?”荒君渔从失落中恢复过来询问道,如果道袍老人所言属实,赤炎道人没留下任何东西那去往主墓室也没有任何意义,可他也知道众人的心思,既然几近付出生命的代价当然要去主墓室看个通透!

果不其然,叶醉第一个説去,一副要大开杀戒来宣泄之前遭受的苦难。

众人最后达成一致有序地走进石门,为了避免出现之前分散的情况他们都牵着各自的手,当荒君渔握着灵希的xiǎo手时,一片害羞的红晕爬山灵希脸颊显得极其别扭。

“你脸怎么红了?是不是受伤了?”叶醉不知道原因,还以为是灵希受伤了呢。

“你才受伤了呢!”灵希嘟着嘴翻了个白眼,心想大煞风景的总是叶醉。

“我本来就受伤了啊。”叶醉嘀咕一句,不过被东沫儿拉了拉眼神示意了一番后才恍然大悟赶忙闭嘴一副抱歉的样子看着灵希令她更加不好意思地偏过头去。

“诶,君渔,我和沫儿的考验是斗情;西门和灵希是斗智,你的是什么?”叶醉好奇地问道,之前他已经与西门xiǎo楼交谈过各自发生过的事,此刻对荒君渔经历了什么很是好奇。

闻言,荒君渔想起了之前在石室内发生的一切一切,如果他在石壁上看见的是自己的未来那他的未来将不会来!许久之后,荒君渔低声回了一句:“斗命!”

白银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济源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天津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北京熙仁医院咨询热线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看病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