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陆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特大贩毒案主犯为保儿子试图自揽罪责

发布时间:2019-10-13 05:47:39 编辑:笔名

  特大贩毒案主犯为保儿子试图自揽罪责

  图1当事人董刚成

  图2警方查获的大批冰毒

  图3警方沉重查获的毒品

  一条内容简单的情报引出惊天大案

  这条关于毒品的线索要追溯到2010年2月9日这天上午11:00,云南省玉溪市公安局接到情报说有人从境外购得一批毒品准备途径玉溪秘密押往湖北武汉。对于警方来说这是一条内容极不明确的情报,小型货车贵州牌照有效信息只有这两点,玉溪警方决定兵分两路一路是赶往元江和玉溪交界处卡点,对进入玉溪的车辆进行排查,另一路则行驶在213国道上追堵可能已经进入玉溪境内的嫌疑车辆。

  213国道是我国一条由南向北的国道全程2827公里,起点是云南西双版纳的磨憨口岸终点到甘肃兰州,这是贩毒分子经常行走的路线从接到情报开始上路排查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两条线上的民警都没有任何收获。从玉溪到昆明只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警方分析认为运输毒品的货车很可能已经提前经过玉溪前往昆明。于是警方迅速增派了一路侦查小组向昆明方向追赶希望发现悬挂贵州牌照的小货车,下午13:00左右侦查组进入了昆明市晋宁县路段,这时侦查员无意中发现高速公路旁边停放着一辆悬挂贵州牌照的轿车。这是一辆福特轿车与情报中所说的运货小货车相差甚远,但是细心的侦查员还是记下了这辆轿车的车牌号码。

  侦查组一路追赶到了昆明在昆明查找了许多停车场都没有发现贵州牌照的货车,当天傍晚设在元江的卡点传来了好消息,他们查获了两名带毒分子这会不会和情报所指的毒品案有关系呢。

  两名嫌疑人一个叫拉扎四川人,在一辆出租车上被抓获捆绑在他身上的海洛因有13块重4782克,另一名嫌疑人刘波湖南人,警方从一辆普洱至昆明客车上发现了他,当时从他携带的行李包中发现了毒品海洛因13块 重4568克。

  两名犯罪嫌疑人各自带的毒品都超过了4公斤,但是经过快速核实民警就做出来了判断,说这两个人身上带的毒品和情报通报中说的要运往武汉的那个毒品还不是一回事,经过侦查组的缜密分析他们就觉得运毒的车现在应该已经到了昆明附近,而且他们的计划应该是经过贵州然后进入武汉,为了截住这些毒品办案组决定火速追击。

  一辆神秘出没的轿车为侦查指明方向

  第二天上午侦查组沿着昆明到贵阳的高速公路向湖北方向查找,中午时分在云南曲靖市境内经过一个服务区时,一辆灰色轿车突然从右边冲了出来侦查员忽然感觉到眼前这辆轿车的颜色和牌照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发现这辆车的牌照号正是我们前一天在玉溪到昆明的高速路上看见的停靠在公路边的那辆福特轿车。这辆轿车两天之内两次闯入侦查组的视线,同样悬挂着贵州牌照凭着职业敏感警方判断这辆轿车和至今仍未露面的藏毒货车之间应该存在着某种联系,它会不会就是毒贩的探路车呢?

  悬挂贵州车牌的福特轿车离开服务区后不断加速前行似乎在赶时间,侦查组的两辆车紧随其后驶出了20多公里后,侦查员突然发现福特轿车在超过一辆带集装箱的白色小货车后车速降了下来,而这辆小货车后门上清晰地写着贵A49841。

  在富源收费站路口等他停下来以后,(我们)把车顶在后边前边有车不要让他冲卡就把他抓掉。小货车驾驶员叫李汉弟51岁武汉人,他说自己只是一个替别人开车的司机,与此同时跟踪福特轿车的另一路侦查员也展开了抓捕。轿车上的两个人一个叫董钢成一个叫杨元林也是武汉人,他们说是自驾游来云南玩的,控制嫌疑人之后警方立即开始查找毒品。

  警方对两辆车车体进行了检查发动机、底盘、货厢、轮胎、后备厢等容易藏毒的地方都检查了却一无所获。现在的这个情况让民警很困惑,抓了三个人扣了两辆车但是没查出什么东西,难道之前得到的情报是错误情报吗?虽然有这样的问号但是民警们的直觉告诉他们这个车里面一定有更大的文章。

  运毒货车让破案人员着急让警犬“发蒙”

  让民警着急的是根据法律规定他们控制嫌疑人的时间只有12个小时,如果12个小时之内拿不出证据他们就得放人了,于是民警连夜将3名嫌疑人及其车辆押回了玉溪。审讯组对嫌疑人进行审讯,第二个我们就要想办法在他的车上要找到毒品,因为找不到毒品的话对这个案件也就没办法办下去。

  可是在对3名嫌疑人的审讯中货车司机李汉弟一口咬定不知道什么是毒品也不认识轿车上的两个人。而在福特轿车上被抓的两个人更是大喊冤枉,让警察立即释放他们,这时找到毒品就成了惟一的办法民警调来了缉毒犬。

  缉毒犬的嗅觉比人类敏感1万多倍警方把希望寄托在多次发现毒品的警犬拉多的身上,可是这一次拉多也没有任何的发现,难道这次警方真的扣错车了吗?时间又过去了一个小时。

  警方对可疑货车进行了第三次勘验,这时距离放人的时间只剩下4个小时了,这次侦查员把勘验的重点放在了货车的货厢上。凭经验敲打并没有发现夹层有异样的声音,侦查员最后找来了皮尺对货厢的内壁外壁的尺寸分别进行了测量,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货厢外沿的长度是5.12米,内沿长度才4.73米,也就是说货车的正前方紧挨驾驶室处的货厢壁竟然有39厘米厚。而侦查员测量其它位置的货厢壁厚度却只有7厘米,这一发现让警方兴奋起来,货厢夹层里也许大有文章。就在这时侦查员又有了新的发现。在正前方货厢壁上的铁皮接头处不仅有新喷油漆的痕迹而且铆钉也比两侧货厢壁上的铆钉突出,看来重点就在这个超厚的货厢壁里了。

  可是侦查员撬开货厢内侧正前方的铁皮之后,里面却是塑料泡沫和固定铁皮用的角钢。当侦查员撬开最里面的一层铁皮的时候秘密终于被发现了。从这个包装上来看这些应该基本上现在还没拿出来全部应该基本上都是一些冰毒了。

  毒品数量之多使得平时以克为单位的天平根本派不上用场需要用磅秤了,显示的重量让侦查员大为震惊总共224公斤,小袋里的这些红色的片剂就是冰毒。

  毒品数量之多玉溪史上称最

  336件 224公斤30多平方米的房子铺了整整一地,一次性缴获毒品数量之多是玉溪市的史上之最,那么在这224公斤冰毒背后到底隐藏了一个多大的贩毒络呢。毒品是当着3名犯罪嫌疑人的面查出来的,警方认为这对嫌疑人来说本身就是压力,可是3名嫌疑人却依然拒不承认毒品与自己有关。

  货车司机李汉弟仍然坚称不知道车上有毒品,也不认识董钢成和杨元林。警方派出的工作组赶赴武汉对3名嫌疑人的社会关系进行了调查,很快工作组带来了重要的消息。李汉弟是董钢成前妻的弟弟,与董钢成是多年的好朋友。

  警方判断货车司机李汉弟是董钢成的小舅子,而杨元林是董钢成的小学同学,显然此前他们说互不认识的话是在撒谎,可即便有了这样的证据仍然不足以证明他们和毒品的关系,现在需要最直接的证据,侦查人员对载有毒品的车厢再次进行了勘查,这以次是提取了货厢夹层内壁,有可能会存在的痕迹主要是指纹。

  如果这几个人和毒品真的没有关系,那么先前乘坐福特轿车的董钢成的指纹怎么会留在藏毒的货车夹层内壁里呢,在事实和证据面前嫌疑人董钢成不得不交代了自己与境外毒贩密谋购买和走私毒品的事实。

  案件水落石出

  原来董钢成是整个贩毒行动的主谋,据他交代贩毒计划始于2009年9月,当时董钢成先指派杨元林从武汉到昆明购买了小型货车,在修理厂把货厢的前壁改装成了夹层之后又购买了一辆福特轿车作为探路车使用。

  准备就绪之后董钢成将600万元的毒资汇给了境外的毒贩,同时指使杨元林将暗藏夹层的小货车开到了云南省澜沧县交给境外毒贩的马仔开往境外装载毒品,等毒品入境之后再由李汉弟到玉溪接货。

  2010年2月6日8袋共计224公斤冰毒装入了事先改装好的货车夹层中,由马仔开进了中国境内在玉溪把货车交给了李汉弟,再由李汉弟开往武汉董钢成自己则和杨元林一起驾驶福特轿车在前面探路。

  警方调查董钢成曾因犯走私罪,于1998年被武汉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5年,2006年释放回家,2008年3月经人介绍他认识了一名境外毒贩,因为无事可做手头缺钱董钢成觉得铤而走险。

  起初的时候董钢成也只是帮别人运输毒品的一个马仔,等他坐大成势并积累了一定数量的资金以后董钢成就另起炉灶,邀约了杨元林、李汉弟、汤鹏程一起为自己走私贩运毒品,董钢成以前是我的姐夫,杨元林跟董钢成是同学,我们十几年前做走私生意的时候我们都在一起。

  由于董钢成出手大方善于笼络人心,杨元林、李汉弟很快就成了他的“铁杆马仔”,甚至到了现在两个马仔对董钢成的评价仍然很高。与此同时董钢成也企图扛下所有的罪责。

  “至于我装多少货装在什么地方他们都不是太清楚,跟谁联系他们也都不知道这个事情主要是我搞” 董钢成这样告诉警方。当然这样的说法民警不会轻易相信,而且民警判断董钢成这样貌似“仗义”的背后很可能另有隐情,果然很快杨元林、李汉弟两名嫌疑人就交代他们团伙成员中还有两名叫汤鹏程、赵冬标的男子,几天后在贵州遵义警方抓捕到了负案在逃的汤鹏程。

  犯罪嫌疑人汤鹏程落之后另一名嫌疑人赵冬标也在普洱市澜沧县被警方抓获,犯罪嫌疑人汤鹏程 51岁湖北省大冶市人,赵冬标

  42岁云南省普洱市澜沧县人,他们都是董钢成贩毒团伙的成员负责云南到武汉的毒品运输,同伙悉数被捕董钢成也就不再狡辩了,并且还交代了自己的贩毒计划。

  主犯为保儿子极力揽罪

  警方初步查证以董钢成为首的这个贩毒团伙从2008年以来先后9次从中缅边境走私贩运毒品到湖北省的武汉市,贩卖毒品累计数额近500公斤。

  直到现在董钢成把贩毒被抓归结为命,也许是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将面临什么样的惩罚,被捕以来他试图揽下所有的罪行,可是警方并不是好骗的而且一个他最不愿意被牵扯进来的人最终还是被警方发现了,那就是他25岁的儿子董勇。案发一个月之后董勇被警方从武汉带到了玉溪涉嫌的罪名是洗钱。

  董勇被抓的时候他的妻子已经怀孕6个月了,对于父亲和自己这样的结果他的心情很是复杂,董勇说其实5岁的时候父亲就离开他了。董勇说他们父子后来相见的地方很是特殊是在监狱,刚过18岁生日他帮人去打群架死了人自己就被判了刑和走私被判刑的父亲董钢成关在了同一个监狱。

  出狱了董勇找了一份做保安的工作,那个时候已经出狱的董钢成每个月给儿子1000块钱的生活费,董勇说父亲让他开几张银行卡,出于对父亲的信任他就开了,没想到后来父亲竟将这些卡用作贩毒。

  董勇说他没有办法选择不做董钢成的儿子,所以他也不抱怨。他难过的是自己的孩子马上就要出生了,一个一出生爸爸就要坐牢的孩子会不会重复自己的人生呢。

  和儿子董勇不同董钢成对父子感情的描述却是另一番说法,他表示自己和儿子没有感情,当给他出示儿子的录像时他也不愿意看。董钢成说他们父子不相往来儿子的钱和他无关,不过对于儿子银行卡中动辄数百万的资金往来董钢成显然难以解释。

  最终董钢成对说了这样一句话“你是不是做父母的是不是很正常,老爸有事老爸当 是不是。”董钢成在离开前还是迅速地看了一眼录像机里儿子的画面,他们也许一年多没见面了而下次的见面很可能就是在法庭上。董钢成试图替儿子担当罪责,可是他没想到当他把儿子拖入贩毒深渊的时候就已经在毁灭自己和儿子的人生了。

家居优品
彩妆
职场